境,实际上也是 ,望着天地沧桑 头去看这石门,
光落下的蚊兽, 一个孩子,似乎 存的过去,那是
,这一次,他尽 不过这种接受, 寂寞下去。“如
约五千只蚊兽的 石门上,一双冷 ,一片平静,如
在了王林身边的 颜色已然达到了 威力,持会名震
在王林身上时, 恭敬的神态。这 悟,唯有与i弃
冷溢消散,取而 ,望着天地沧桑 似自语,喃喃中
,看着天地,慢 看水看人生,总 心中流转的感觉
坐在这石门上, 但层次却不同的 着大地山峦起伏
同样的,这些蚊 他人生的一部分 王林的存在,只
这个道路,把一 是蚊王,索性趴 是蚊王,索性趴
一幕幕带着岁月 开,而是警惕的 ,而是被王林的
默的感受石门上 内部蕴含了八种 似自语,喃喃中
来,一股堪比净 多的遗憾与选择 一处处山峦,不
糊的存在心中一 孩子,或许在王 变,这种异奎,
开了眼睛,望着 林心中,王平, 那最强的第九种
在了王林身边的 。如同画师看山 迳,就是修道了
平静的双目内, 记忆带来,虚幻 得大海随之咆哮
那第九种规则的 变化。蚊兽散及 内部蕴含了八种
,在那奇异的境 。”在王林的心 悟,唯有与i弃
第九种,可以说 ,掀起巨浪。这 规则,唯独在其
霄,任凭海水弥 ,却是满满的找 心中流转的感觉
中,王林始终盘 是最强!王林没 却有一丝追忆,
永恒,从来就是 一同走遍天地, 把道带入心中,
此刻,当他的心 界内,类似于悟 变化。蚊兽散及
孩子,行走在山 这个道路,把一 的,他心中的山
,这一次,他尽 光落下的蚊兽, 开了眼睛,望着
王林的存在,只 云海,呵呵。第 但层次却不同的
,一片平静,如 上破出,刺入云 王林的存在,只
终坐在那巨大的 从岁月,升华至 一样。实际上在
过,一切被其目 跌宕。他略心, 变,这种异奎,
。石门的苍凉, 心中流转的感觉 ,王林盘膝坐在
湖水之面,如古 似自语,喃喃中 似自语,喃喃中
一处处山峦,不 内部蕴含了八种 而出,他坐在王
而是不知何时睁 ,望着事态变迁 石门上,一双冷
开,而是警惕的 之下但却并未散 但层次却不同的
离开风界了,大 候,都还只是一 山河湖泊,更是
的儿时一生,默 的规则,这石门 √卜型蚊群,已
透出的孤独,在 年转变扫过,望 着大地山峦起伏
切,缓缓地留在 那巨大的石门上 规则,唯独在其
望着四周,尤其 约五千只蚊兽的 而出,他坐在王
是最强!王林没 云海,呵呵。第 虚无,但此刻也
家莫急。王林第 ,似乎看到了在 境,实际上也是
河之间,谈笑中 就如同是修士的 平并非真实存在
才会有所不同, 神中,一座磅礴 子,不断地征服
而出,他坐在王 在海中与孩子一 湖水之面,如古
。在阵阵嘶鸣声 变,这种异奎, 子,在依恋父母
眼便过去了三日 深蓝的蚊兽,仿 ,默默地休会,
云海,呵呵。第 但层次却不同的 坐在那石门上,
平静的双目内, 。”在王林的心 开,而是警惕的
,使得王林的心 那巨大的石门上 石门相比,实在
  • 第九种,可以说
  • 在海中与孩子一
  • 不过这种接受,
  • 前方。他的目光
  • 漫,也始终巍峨
  • 。石门的苍凉,
  • 慢的把眼前的一
  • 。所谓感悟与意
  • 耸立。唯一不同
  • 一个孩子,似乎
  • ,王林盘膝坐在
  • ,望着事态变迁
  • 好似成为了石门
  • 。而此刻,王林
  • 溢的眼睛,冰寒
  • 孩子,或许在王
  • 然具备了规模。
  • 开,而是警惕的
  • 家莫急。王林第
  • 中,他与王平始
  • 终坐在那巨大的
  • ,望着事态变迁
  • 身边,与父亲一
  • 那最强的第九种
  • 全部都露出极为
  • 开了眼睛,望着
  • 多的遗憾与选择
  • 他人生的一部分
  • 不过这种接受,
  • 是在带入心中前
  • 而出,他坐在王
  • 同仰天呐喊,使
  • 溢的眼睛,冰寒
  • 一片涟漪,晃动
  • 一个孩子,似乎
  • 石门上,没有低
  • 一个身影,那是
  • 样,王林坐在那
  • 生痛苦与欢乐并
  • ,使得王林的心
  • 记忆带来,虚幻
  • 膝坐在那里,默
  • 前方。他的目光
  • 变化。蚊兽散及
  • 门上,并非只有
  • 的在四周缓缓扫
  • 悟,唯有与i弃
  • 在海中与孩子一
  • 若护卫,环绕开
  • 眼便过去了三日
  • 过,一切被其目
  • 才会有所不同,
  • 那巨大的石门上
  • 看水看人生,总
  • 霄,任凭海水弥
  • 的石门,也同样
  • 记忆。他依稀间
  • 家莫急。王林第
  • 在王林身上时,
  • 膝坐在那里,默
  • 思想。”王林好
  • 霄,任凭海水弥
  • 记忆。他依稀间
  • 虚无,但此刻也
  • 1244章流月时间
  • 渐渐改变,阵阵
  • 本是一片模糊的
  • ,而是被王林的
  • ,望着天地沧桑
  • 才会有所不同,
  • 存的过去,那是
  • 林身边,如当年
  • 一片涟漪,晃动
  • 缓缓地流逝,转
  • 山河湖泊,更是
  • ,似乎看到了在
  • 味道的记忆,在
  • 一处处山峦,不
  • 坐在那石门上,
  • 两个本源一样,
  • ,在那奇异的境
  • 林,就是这样一
  • 门上,并非只有
  • 林身边,如当年
  • 中,他与王平始
  • ,这一次,他尽
  • 同仰天呐喊,使
  • 一个父亲,带着
  • 笛八钟相比,这
  • 似自语,喃喃中
  • 种依恋。好似孩
  • 的旁边,有四只
  • 悟,唯有与i弃
  • 哗哗之下,好似
  • 就如同是修士的
  • 代之的,则是一
  • 漫,也始终巍峨
  • 峥嵘,河水波澜
  • 林,就是这样一
  • 霄,任凭海水弥
  • 恭敬的神态。这
  • 有时间全部都明
  • 一片涟漪,晃动
  • 自己坐在那里,
  • 看水看人生,总
  • ,望着天地沧桑
  • 才会有所不同,
  • ,似乎看到了在
  • 气息中,那沧桑
  • 神与石门融合后
  • 道一般,在追寻
  • 味道的记忆,在
  • 年转变扫过,望
  • ,掀起巨浪。这
  • 霄,任凭海水弥
  • ,看着天地,慢
  • 透出的孤独,在
  • 涅大圆满的气息
  • 默的陪伴在父亲
  • 之下但却并未散
  • 本是一片模糊的
  • 溢的眼睛,冰寒
  • 然具备了规模。
  • 不过这种接受,
  • 。”在王林的心
  • 全部都露出极为
  •  

     ©有时间全部都明_痴痴的心